兔子不是傻兔子

噫呜呜呜呜文笔超差的!更新随缘!我也有在b站发文!ID也是这个!

【大逃杀】真的这文特甜!

👉em先发个小段混更
👉真的是糖!
————————————
  空气中的毒气渐渐消散

  君青跪在玻璃板上,隔着玻璃触碰长安的脸颊。

  声音颤抖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听不见了。

  他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疯狂捶打着玻璃,直到双手无力,开始泛紫。

  大脑一片空白,双目逐渐空洞

  他敏锐的神经甚至没能感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那是长安。

—————是的我在转视角———————

  长安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在坠落的那段时间

  他看见了自己的一生

  那跌宕的一生,波澜起伏的一生

  但幸亏以幸福为结尾

  找到了姐姐,遇见了君青,协会的朋友

  死的那一刻还有人会为他哭泣,那就满足了。

  他迎接了自己的死亡。

  所以他没有想到自己会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那张刻着“无”的卡,显示出了另一行字

  “恭喜你,成为第一名淘汰的玩家,获得成为“魂体”的机会。”

  这就是成为灵魂的感受吗?

  轻飘飘的,感受不到任何知觉

  甚至连眼角的眼泪也没发觉。

  他看见了跪在他尸体上方的君青,伸出手想抹去他眼角的泪水,却透过了他的身体。

  现在连为他拂去眼泪也做不到了。

  索性蹲坐在君青旁边,听着他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的名字。

  

【第五人格/杰佣】雾都情缘8

👉文笔特差
👉OOC
👉曾经写的文搬过来的
👉现在发现文特差好想弃啊
👉我流杰佣
——————————————

  “是让我在这里等他的吧?”奈布来到信上说的街道,四处张望。在这个与自己身着打扮不相符的地方,奈布显得格外扎眼。

  “嘿,小奈布,我们又见面了。”熟悉的车,熟悉的人,熟悉的微笑,出现在奈布面前,“是来等我的吗?小奈布。”

   “自作多情。”奈布并不想跟面前的人纠缠,直说:“我是来等雇我的委托人。”

  “诶呀,原来负责保护我的人,就是你啊。”杰克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但眼里流出的笑意暴露了他。

   “什么?!”奈布咬紧下唇,“是你的话这个任务我还不接了!”

   “那可是要付违约金的哦,50万……美金。”杰克笑了笑,他知道这只小佣兵现在很缺钱。

  奈布才刚退役来到这个地方,因为提前退役导致上级没有给他一分钱,没遇到警长时甚至都是依靠玛尔塔过来的。

  “哈?五十万,还美金?你是给了多少酬金才能到这个数?”

   “你做完这个任务不就知道了?”

  奈布有些烦躁,反正也付不起违约金,倒不如看看这个绅士能搞出什么花样。

   “好吧,我答应。”

  “那今天就陪我逛逛吧。”

   “等等不是今天当你保镖吗?”

  “这是命令。”让人无法反驳的语气,加上这又是自己的雇主……

  “好好好都听你的。”这时不得不认怂啊。

  

  “来过这里吗?”杰克带着奈布走在繁华的街道,不经意间问了一句。

  “没有。”在奈布的记忆里,只有永无止境的战争,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身边一个个到下的同伴……

  杰克看着奈布的脸色也知道不该继续这个话题,他看了看奈布的衣服,指着旁边的一家服装店说:“要不要买几件衣服?”

  “不需要。”老流氓给他买衣服?肯定没安好心!

  “那你总不能一辈子穿着这件披风吧?”杰克看了看奈布的披风,绿色的披风被洗的发白,很多地方被磨出了痕迹,甚至背后有几个洞,用针缝了一下也就草草了事,而且细看,能看出一些暗红色的痕迹……

  “这倒是……”这件披风是廓尔喀佣兵的象征,但他现在……已经不算是廓尔喀佣兵了……

  “那就去买几件嘛,我付钱!”杰克笑眯眯的推他进服装店的门。他当然知道这个人是名雇佣兵,在昨天奈布走后就找人调查了他。

  “您好,请问要买些什么衣服?”服务员望向杰克,带着些疑惑,这不是附近的伯爵吗?他不是一般都请我们订制的吗?怎么今天……她看向杰克带来的人,难道是来给他买衣服的?

  “你问他吧。”杰克揉了揉奈布的脑袋。

  “你找打啊!”

  这两个人……感觉蜜汁有点微妙……服务员尴尬的笑笑,“请问先生要什么款式的衣服呢?”

  奈布向周围望了望,大多都是燕尾服和休闲装,他走向休闲装那一排,后面传来了杰克的声音:“多拿几件也没关系的哦!”

  嘁,多拿几件是吧?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奈布几乎是把架子上所有的帽兜衫拿了下来,又顺便拿了几件休闲装,那些很适合玛尔塔。

  “我拿好了。”

  “额……你就这么喜欢帽兜衫?”

  “我觉得帽兜衫很有安全感。”奈布如大海的眼睛里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那以后我做你的帽兜怎么样?”杰克趁机揉了揉他的头,软软的触感遍布这个掌心。

   奈布有一瞬的失神,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一把打掉了杰克的手:“你特么有病啊!我能保护好自己!”

  服务员锐利的眼神已经看穿了一切

【大逃亡】V协长篇连载

👌我知道我文笔差
👌我终于写死长安了
👌可惜君弯看不到
👌这狗粮真好吃
👌这文可真甜
――――――――――

  没有任何征兆的,游戏就这样开始了。

  协会的成员们绝对不会想到上一秒正在做日常的他们,下一刻就进了这种鬼地方。

  协会成员们面面相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不可思议。

  他们下意识的思考这件事,像这种凭空和其它成员们一起出现在这种地方,已经无法用科学来解决了。

  异世界?

  从四面传来略带磁性的声音打破了他们的思路:

  “欢迎你们来到这场游戏。”
  
  “你们可以叫我zero。”

  “在这个叫大逃亡的游戏里,一切都是真实的,请你们认真对待。”

  “规则是,在这场游戏里,你们需要找到在藏在房间里的钥匙,如果场上只剩下最后一个人时,大门会自动打开。”

  “当然,也会给你们道具,看到桌上的卡片了吗?”

  “选一张喜欢的,随后,游戏会正常开始。”

  “如果你不选的话……惩罚你们是不想知道的。”

  电流般的声音麻木的说着,在这其中当然会有人插话或者反抗,但那股声音还是自顾自的,并不理会他们的呼喊。

  “喂喂喂……这搞什么啊!”君青猛地一拍桌子,特种兵的力气使桌面上的卡牌猛地颤抖,终恢复平静。

  九尘倒是异常冷静:

  “所以说,我们是被困在这个游戏里了吗?”

  “看起来是这样。”

  章祁看向前方的十多张卡牌,上前拿了一张,塞进口袋:“现在也只能照他所说的做了。”

  协会成员们并不想照着那名所谓叫zero的人做,但眼下的事可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他们都明白,那一定是非人类的力量。

  直至成员们陆陆续续的拿好卡牌,那个声音才再次响起:“那么,游戏开始。”

  画面一转,到了似是迷宫的地方。

  每个墙壁上都有扇门,通过门可以找到藏在各各房间的钥匙,但也有可能是陷阱。

  冰语随身携带的手枪并未消失,她握紧那两把手枪,走到九月和千竹面前,把手枪递给他们:

  “防身。”

  似是早就料到冰语会这么做,九月和千竹也没多说什么。

  “分头行动吧。”零落尘提议。

  确实,当前分头行动才是最好的选择。

  九月拉住冰语的手:

  “姐姐,要一起吗?”

  “不了,我单独。”

  冰语似乎并不在意单独行动会遭到别人的袭击,或者跌入陷阱。她架起了那把狙击枪,向更上方走去。

  “君青,你是什么卡牌啊?”长安略显担心的问着对方。

  “盾牌,可以挡攻击的那种。”

  “巧了,我也是!”

  看来长安真幸运呢,君青舒了一口气笑了笑,这样下去,他就有多活下去的机会。

  看着君青笑意的眼神,长安不安的握紧口袋里的卡牌,此时卡牌上的无字显得意外扎眼。

  “走吧,找钥匙去。”

  “好!”

  推开褐色的房门,怪异的味道扑面而来,长安忍不住捂了捂鼻子,明明是看起来很干净的房间,认谁都无法相信味道来源于这个房间。

  长安抢先一步迈进房门,对君青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我去找找里面有没有钥匙。”

  “小心点。”

  其实君青很想把长安护在后面,自己去检查这个屋子,但又转念一想他有盾牌,倒也放心了。

  强忍着气味,长安仔细的在房间里搜索,又下意识的感受气味的来源,是在下面。

  终于,在壁画后找到了钥匙。

  长安呼出一口气,看来并没有拖大家后腿,这样大家走出这该死的游戏的几率就大了。

  “轰隆”

  是地板陷落的声音。

  长安睁大双眼看着面前的地板渐渐陷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气味更加浓烈,几乎要将长安晕眩。

  绝望,死亡,不断刺激着长安的神经,颤抖着双唇,喊出他最重要的人:“君青……”

  “君青!!!”

  他近接癫狂的喊着君青的名字,握紧钥匙,拜托……一定要赶上……

  “长安……长安!你怎么样了!”

  听到长安的喊声,君青发了疯般冲进屋子,却被强烈到让人晕眩的毒气呛到头晕。

  勉强睁开双眸,却看见……他这辈子都不想看见的局面。

  面前逐渐陷落的地板,和……全身无力但仍不放开手中钥匙的长安。

  长安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溃散的双目凝聚在君青身上时,似乎又亮起了一丝光,他颤巍巍的站起身,用尽全身力气,把手中,这该死的钥匙扔给君青。

  他笑了……

  他还想说些什么话,但却又说不出。

  千言万语到嘴边,终汇成了一句:

  “带着我的那份……好好活下去……”

  轻飘飘的话落进君青的耳朵里,待君青回神时,看见的却是长安在坍塌地板下的尸体。

  “盾牌呢……盾牌怎么没起效果!”

  这个该死的zero似是想让君青看见长安的死相,用的是玻璃板盖住。

  长安像是睡着了,做了美梦一样,嘴角还带着笑意,脸还红红的,很像一个做了调皮的事逃跑,跑累了,就躺在草坪上休息的少年。

  卡牌从少年的口袋里掉出来,上面的“无”,打破了君青最后一丝希望。

  他真的死了……

  君青跪在地上,钥匙落在他脚边,泪水是最没用的东西,他曾是这样想。但如今,为什么这泪水止不住啊……

  “没有你……你叫我怎么活下去啊!!”

  他最爱的人啊……如今在他的眼前……死了啊!

啥玩意我咋又改人设了
(就是之前把年龄打错了看不顺眼)

雪鸽生日快乐!

      【我嘴好笨噫呜呜】
  哇打了好多又删了……

  感觉对青绯太太的感觉……真的说不好……

  第一次遇见青绯时,正好看见青绯在撕人

  啊就是杰园装杰佣那个

  当时瞬间被太太圈粉了

  嗯又发现太太是个文手就看了下

  哇当时就激动的一批这是什么品种的神仙!

  就是爱鸽

  之后看见那些如教科书般的撕逼方式把绯鸽逼出了圈我当时的感情就是@#jxjd

  然后青绯走了,雪樽来了。

  他抹去了关于青绯所有的痕迹

  他现在是雪樽

  只属于卫悄的雪樽

  把碎裂的真心拼凑起来

  从此只属于他一人
@灯灯刀刀

大逃杀人物设定

  南千竹:读心

  冰语:无

  禾九月:卧底

  君弯(闭嘴是君青):盾牌

  佑烨:卧底

  安可:预言者

  墨闰竹:分身

  小老板:预言者

  伯特:无
  
  章祁:卧底

  林辰:无

  某林辰的cp我没找找你人设 @鸽子和咸鱼 :盾牌

  鹤池晖:无

  顾长安:无

  相如淖:卧底

  九尘:盾牌

求私发底线!第几个死!(可以选择死法)

哇大逃杀有的忘说了

最大限制(?)会按照人数改。
预言者一个
卧底两个
读心两个
盾牌一个
分身一个

关于大逃杀

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
卧底也是
可以对他人坦白

【VAGRAN协会】大逃亡(协会长篇连载)

  这是协会成员被关进一个游戏里

  只有最后活下去的人才能出去

  预言者:可以预言卧底,但有时间限制。

  卧底:有隐身的功能,但只能不被锁定目标看见。
(游戏会告诉他们目标是谁,如果没在指定时间内击杀,会被惩罚死亡。)
  读心术:拥有此技能的人可以问指定一个人的问题,只有三次机会。

  分身:拥有此卡的人可以制造出一个分身,分身有着原主的记忆体质,也知道自己是个分身。(分身可能黑)

  盾牌:拥有此牌的人可以抵挡一次攻击。

  无:你没有任何技能。

  此游戏里有各种危机房和陷阱。

  想参加的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