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不是傻兔子

噫呜呜呜呜文笔超差的!更新随缘!我也有在b站发文!ID也是这个!

日常之君顾

🌷我写短篇沙雕文也要把文补完

🌷ma的一个个全有存稿

🌷这是顾长安要的君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其实我还是想知道那七篇哪来的

————————————————


  众所周知

  

  顾长安跟君青的交往是在一场玩笑中开始的。


  或许有的人会不可思议,几句口嗨的玩笑?就能让他们在一起?可能会付出真心吗?


  啊哈,还真的是可能。


  顾长安在之前其实只是单恋君青,只是他没发现而已。


  君青也心悦顾长安,但只以为是与他的“针锋相对”’产生的错觉。


  嗯,还得感谢这个“玩笑”,不然也不知过多久他们才能表明心意。


  “嘿,君青,你爱我吗?”


  “当然,小傻瓜,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


  君青笑着摸了摸长安的头,顾长安顺势钻进他怀里,头埋在君青胸前蹭了蹭。


  顾长安表示他绝对不是故意虐旁边的单身狗的。


  “胸肌真硬……”顾长安不满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君青的视线。


  君青勾起一抹笑,轻一探头,堵住了顾长安的双唇,啃咬,拉扯,直到面前的人红了脸颊,牵出一缕银丝才作罢。


  “这个,软吗?”


  顾长安的君撩撩-一言不合就kiss-君弯已上线。


双尘!!

🌸双尘邪教真的舒服

🌸来啊小老板!我肝!@零落尘

🌸预计下篇all青【不你们没看见】

————————————


  小老板很温柔,这是九尘见到零落尘的第一个念头。


  眼神里含着笑,看见初次驾到的九尘,歪着头,给了一个安心的眼神。


  讲道理,她九尘从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玩意,但此时她却想:


  一眼万年,也不过如此吧。


  其实九尘有打算在咖啡馆里住下来,奈何道馆的事太多,自己又是各地比赛的大忙人,去咖啡馆的时间都是硬挤出来的,在咖啡馆住?房间都得长毛。


  不过也不是没有清闲的时候,就比如打个比赛受了个伤啊,还是要休息两天的。


  九尘就三天两头往咖啡馆跑,故意撕破伤口,在零落尘的啧怪下感受绷带的质感,和零落尘的体温。


  暖暖的,很舒服。


  零落尘浑身都带着一股咖啡味,但九尘闻起来就像一杯香醇的奶茶,甜的,不苦,像是温暖在周围绕了个圈,身处无限的包容之中。


  这时九尘总会在零落尘的颈旁乱蹭,双马尾蹭着零落尘的鼻尖,惹得她打了几个喷嚏。


  九尘扭头看了零落尘一眼,在零落尘的眼里她看见了溺爱,过分的溺爱。


  亦或是姐妹的溺爱。


  九尘是个女人,在她那双马尾与洛丽塔等属于萝莉的伪装下是堪比男人的力量。


  在擂台上她打倒的男人无数,破了整个擂台让女人登上男性擂台的规矩,她是所有学自由搏击女性的目标。


  而现在,她却对一个眼神,一个让她忘不掉,碰不着的眼神感到难受。


  她要的不是这种的眼神。


  她想让那个眼神中充满爱,属于她自己的,只属于对九尘的爱。


  说不定我已经爱上她了吧。


  不,是早就爱上了。


  九尘这样想,在零落尘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察觉不到的吻。


  我爱你,但现在还没到时候。


  与零落尘的双眸对视,九尘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悻,干脆俯身,在零落尘的怀里闭上眼。


  “永远这样,该多好……”


说好的禾顾邪教谢谢

🌸大家好我是九尘

🌸这里盛产邪教

🌸管他nn的禾顾莲青双尘

🌸你一声令下我立马写

🌸我是不是该at下绿帽二人组? @寒芒化雪  @对狗粮过敏!

————————————


  顾长安对禾九月的感情,有些难说。


  他们两个是兄弟,最铁的兄弟,与恋人只差一道门槛的兄弟。


  同床共枕,他们做过。


  正面拥抱,他们做过。


  尺度大的调戏,他们做过。


  或许在与君青假戏做真前,他说不定先喜欢上的是禾九月。


  但他还是选择了君青,或许是因为那个“游戏”,又或许是爱上了那个会无限包容,时刻守护他的君青。


  可接受了禾九月的祝福,顾长安只觉得内心酸涩,心里闷闷的。


  禾九月在他面前笑的一脸自在,是真的为他开心吗?顾长安一个愣神,错过了禾九月眼中划过的一丝无可奈何,亦或是难受。


  禾九月跟君莲在一起了


  得知事情的顾长安只觉得喉咙发堵


  在咖啡馆给禾九月和君莲举办的小型祝福会上,顾长安一直都是笑着的,只是没对君莲。


  还真的是余情未了


  他现在有爱自己的君青了,禾九月也有爱他的君莲了,这不是很好吗?


  而且禾九月那么爱他……自己也是真心爱着君青……


  哈哈……


  自己倒是无声笑了起来。


  很幸福啊,有什么不好呢?


  他们都是幸福的啊……


  


【无人生还6】小老板的甜文

💣主要看是小老板就出了一个镜头于心不忍

💣来啊互相伤害啊  @零落尘

💣更啊!你更啊!你来啊!爆炸啊!

――――――――

  零落尘说是25岁,心理却是极其脆弱,一碰就碎。


  都奔三的人了,却因为些鸡毛蒜皮的事就碎了心肠,也不怕别人笑话。


  外表还硬是装一副知心姐姐的样子,还真让人看不出她淡然的外表下装着怎样的玻璃心。


  肯定碎成渣渣,拼都拼不回来。


  不过这心啊,却正在被拼起。


  一个协会包裹了她。


  几束阳光照亮了她的世界。


  也不由自主的向温暖靠拢。


  她笑了。


  如果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就好了……


  ……


  零落尘也倒是从没想过君青会这么狼狈的死。


  一个特种兵


  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她瞟了眼房间内的玻璃板下


  啊,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你们啊,怎么就这么抛弃我了呢?


  手伸进衣兜,传来尖锐的触感,和较粗糙的,被手攥热的纸。


  嗯……


  对不起啊……


  有些……撑不下去了……


  脑子迷迷糊糊的发沉,精神也是一阵恍惚,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异常流畅。


  那是一柄随身陪伴了她很多年的刀,正被她的主人,刮破大动脉。


  一刀,结了这14年的苟活人生。


  如此,她也很是满足,至少,她进了协会,有了牵挂,不是吗?


  遗书从口袋里滑落,还是清秀独特的字体,可上面的“遗书”二子,怎么看,怎么扎眼。


  受着伤在黑暗中可不怎么好受


  零落尘这样想


  温热的血液还在不断的流淌


  可就是感受不到任何心跳


  有人在耳边说着什么,好像还在抽泣,不过已经无法仔细思考了,脑子里好像都是浆糊,耳边的话语嗡嗡作响。


  不是死了吗……


  可怎么还会疼啊……


  …………


  水?


  别……别过来……


  想要睁大眼睛呼喊,可眼皮就是无法抬起,嘴巴无法张开。


  水已经蔓延到了她的嘴角,往鼻孔里钻,发呛,可就是毫无办法。


  她现在动不了,无法挣扎,只能任由着水钻进身体。


  几次欲晕过去,却始终保持清醒。


  强烈的恐惧,如同深渊般把零落尘吞噬。


  痛苦又熟悉。


  意识还在


  也痛苦不堪


  四周还是黑暗


  只是耳边一直嗡嗡作响


  什么时候……结束啊……


  真的……好痛苦……


  谁来……救救我……


【无人生还5】禾顾的一个玩意

🎂依旧是个甜文

🎂沉迷邪教无法自拔

🎂极度OOC

――――――――――――

  两个余热尚存的尸体,一个漂忽不定的魂。

  围绕的,哭的撕心裂肺的协会成员,一个呆滞的禾九月。

  眼泪是给小老板君青的,呆滞是给顾长安的。

  看着玻璃板下的尸体,顾长安第一次觉得,原来,心脏还可以这么抽痛。

  他不是没见过死亡,也不是没见过最亲近的人死亡,当交给自己一身本领的叔叔倒在他面前,也从未像如今这样。

  他从未觉得长安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高,大概是朋友?

  或许他们是个时常拌嘴的兄弟,但也不只是那种关系。换一句话来说,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那个时候他只是摇摇头,把心里这点心思压下去,磨平,让他再也感受不到那块疙瘩。

  当得知长安跟君青在一起了,内心的那块疙瘩好像冒出了许多棱角,并在他心里无限放大。

  他才知道自己的还演技可以这么好,在所有人面前,给君青长安送上祝福,做出一副“我孩子终于嫁出去的表情”,也竟没有一个人看出他的异样。

  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时,他忍不住,想哭,却只是张开嘴,没发出声音。

  狼狈不堪。

  小老板有时也会发现我的异样,但也只会以为是被君青和长安虐到,前来安慰我几声。

  这次的棱角很硬,很难磨,几次欲将他的心脏磨破,却还是要继续。

  就像当初穿上女装的时候,就像当初发现母亲出轨的时候,就像当初那艰忍难耐的三年,一切都会过去的,是吧?

  ……是吧?

  长安……

  醒醒啊……!你醒醒啊!

  求求你……

  “啪”

  禾九月晕倒在了玻璃上。

  从始至终的念叨“长安……”

君青与顾长安的校园爱恋

⚽看我也是会写甜文的!

🎄就写了一半嘤
🍺特地为他们写的文呦!

⚽马上at本人 @半缘修道半缘君  @沐君挽晴
🎿我日更啊!三篇啊!

  楼主:

  哇我今天在学校里迷路,遇到了一位白发老师帮我指路!对我超!绅!士!还带我参观了他的武术社团!呜啊啊啊啊啊啊那个武术社团好棒!好想进!而且那个老师好帅!我的菜!(怎么办白毛好想揉)

  【一张君青老师的正脸照】

  1L:

  哇楼主居然遇到了君青老师!!!我除了照片都没近距离见过!!还带你参观了武术社团!!!

  【羡慕嫉妒恨.jpg】

  2L:

  我kiao楼主别想了!君老师可是我们全校(男)女生的男神!(你他妈居然被君老师指过路还参观过社团!)

  【磨刀霍霍向楼主.jpg】

  3L:

  楼主怕不是个转校的,君老师的帅我们全校师生都知道的!而且老师的毛岂是尔等能揉的!

  【磨刀霍霍向楼主.jpg】

  4L:

  楼主太天真了,那个社团可是我们挤着都不进去的!我闺蜜!萌妹子!身娇体弱!为了能与君老师近距离接触熬夜就为了报了武术社团!

  5L:

  哇!楼主我们的君老师就别想了,不过图我就收走了!

  6L:

  我是4L,而且我那个闺蜜被老君师亲自压腿!近距离摸腿!

  7L:

  你闺蜜我是羡慕的,但我觉得你是没被君老师亲自压过腿的。

  【嘲讽.jpg】

  8L:

  嘘……偷偷告诉大家:

  君老师还是个单身!!!!!

  【认真.jpg】

  9L:

  什么!君老师单身石锤了???!!

  【震惊.jpg】

  10L:

  啥8L你是哪得到这个消息的!!!可靠吗!

  11L:

  君老师真的是个单身??!那我们可有机会了!!!

  12L:

  老师一直拿有对象来搪塞我们!看来这次被我们找到机会了!

  还有那个……消息可靠吗?

  13L:

  我是8L,消息真的可靠!你们猜为什么?

  老师上回喝酒被我抓住机会啦!脸红红的超可爱!我还照相了!啊呸等下,我就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来着!他!说!没!有!

  【笑容比花儿还灿烂.jpg】

  14L:

  卧槽13L牛逼!能抓住君老师喝醉的也不是一般人!还有那啥……照片……

  15L:

  附议

  16L:

  +1

  17L:

  【一张超可爱的君老师睡颜照片】

  18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表达不出内心的心情!!!太可爱了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现在跟我闺蜜已经学土拨鼠叫了!!!!

  19L:

  【被可爱死了.jpg】

  20L:

  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升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1L:

  噫呜呜呜我是楼主,我确实是转校的,原来君老师有这么多人喜欢啊……不过君老师没有对象!也就代表我还是有机会的!

  【粉红色少女心.jpg】

  22L:

  先准备两张爱情电影门票,一桶爆米花,合适的时机约好君老师,从此一段清纯美好的爱恋就开始!

  【幸福.jpg】

  23L:

  楼上好单纯,要是我的话,先约好君老师去咖啡厅,下药,霸王硬上弓,这样君老师想拒绝也没办法!

  24L:

  我觉得楼上不应该先考虑考虑能不能约到君老师吗?

  25:

  好的楼上你很成功的断了我的念想!

  26:

  话说你们不在意君老师是怎么喝醉的吗!!!

  【敲醒你们的脑阔.jpg】

  27:

  大家好我是13L,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君老师一直在嘟囔一个人的名字……

  28L:

  楼上你别卖关子!!!快快快说是谁!!!

  【磨好菜刀.jpg】

  29L:

  好像叫……顾长安?

――――――――未完

【无人生还4】写刀有点过意不去就发糖了

🎵糖真好吃

🎵看君青长安多幸福啊

🎵叫我日更尘


――――――――――

  君青擦干眼泪,眼睛酸酸的有些发涨。


  “这个样子可不能让他们发现。”君青呢喃着,尽最大努力平静自己。


  可为什么满脑子都是长安的声音?


  长安的笑,长安睡梦的嘟嚷,长安对他的告白,还有……长安临死前对他的嘱咐。


  让他好好活下去。


  抱歉啊,长安……好像做不到了……


  好像有些承受不住了呢……在这个游戏。


  手指插进发丝,狠狠的拽起,白发落了一手。又像觉得无法押韵情感,干脆直接往墙上撞,手指抓着墙壁,细长的指甲挂下涂抹上去的白粉,发出“滋滋”的声音。


  疯子


  只要有人在看他的话,这就是他们第一个可以想出来的词


  死亡,他见得多了。


  身边一个个倒下去的队友,手上沾染的无数鲜血。


  但只要长安在,好像身上戾气就都会净化了般,这是属于他的,长安,也是他的支柱。


  柱子倒了,楼就塌了,精神断了,就崩溃了。


  君青死了,自杀。


  那把用于防身的小刀,此时却成为了解脱的工具,君青举起那把刀,刺中心脏,却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挡住,刀脱开手弹了出去,震的君青一阵手麻。


  是盾牌起作用了吗?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


  再一次举起小刀,没有任何阻挡,尖锐的刀尖正中心脏,温热的血液缓缓从胸口间淌出,一股轻松的感觉涌上心头。


  长安,终于可以再见到你了。


  君青永远闭上了眼睛。


  而长安,目睹了一切,跪在君青面前哭的痛不欲生。


  “君青,好傻啊……”


  能成为魂体的只有我一个啊……


  

  零落尘进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君青,也只能看到君青,那个胸口不断涌血的君青。


  腿一软,“啪”的跪坐在地上,嘴里念叨着“不可能……不是真的”,爬着来到君青身边。


  当双手触碰到温热的热度,零落尘感到一阵昏眩,紧接着就是两行清泪,抬头,又看见了顾长安。


  是透明的……


  看到那个轻飘飘的灵体,零落尘多天以来积攒的情绪彻底把精神压垮了。


      作为占卜师,零落尘是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的,十分薄弱,一碰即碎。 呆滞的微笑,嘴里好像念着什么,看得那个魂儿一惊一乍的。猛一下,脸上露出了不堪重负的疲惫,拿起自己左手的刀,右手握紧了口袋里的一页纸,猛下,顾长安没有拉住零落尘剌下去的手,却是被鲜红温热的血轻巧穿过,手理的遗书沾了血有些模糊不清,风轻悄悄的,零落尘躺在地上,血晕染了一片地面,遗书被掀开,里面字迹还是秀气独特的字体。


      致某一人:


      我不知道是谁杀了我,也许是我支撑不住自杀了吧,我苟活了十四年,还是经受不住打击啊。如果可以,请让咖啡馆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结局都很好(“好” 字被划得有些深了,有些地方已经刺破了纸)如果你看到这份遗书,可以的话,带着我这一份活下去,十四年,我多活了十四年,足够了。


      Vagrant协会,编号CN051214零落尘


      于出发前


  


【某协会的沙雕文】

❤这是以自己为视角的沙雕文

❤生动表明了“在我下线时发生了什么!”


  九尘有些懊恼


  身为一名可以说是最早一批进入协会的成员,但却对协会内部一点也不了解,这是在她得知君青和长安早在一起了才明白的道理。


  他们之前不是还在说要互套麻袋吗?他们之前不是还说咒对方没女朋友吗?说好的社会主义互怼情呢???!


  看来有必要了解协会内部结构了!


  是由沙雕组成的呢?还是由沙雕组成的呢?还是由沙雕和沙雕组成的呢?


  所以想“深入”了解协会的九尘进入这家咖啡馆时,内心真的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她已经做好了无数准备来面对咖啡馆的这群沙雕们,但还是有点被闪到了。


  那对坐在单人椅上的情侣是怎么回事!别互喂薯片了我求你们了!哇你们还一起撸猫!我不活了嘤!


  长安君青在搞什么!你们是如何把互怼做出像秀恩爱的动作的!你看君青那傻fufu充满宠溺的眼神!你看长安鼓嘴向长安发(sa)脾(jiao)气的表情!哦花Q!


  还有那对!对就是你们!那俩面瘫!你们……好了我错了你们别拿枪对着我。


  辣鸡玩应别秀恩爱了!!!


  救救孩子!救救单身!


  九尘对协会的总结:


  沙雕太多,情侣太多,狗粮太多,充满咖啡苦涩味的咖啡馆却洋溢着甜腻的气息。


  外加一条:情侣通通给我死!!【暗示无人生还】


【无人生还3】这章真的甜啊!

👍这章真的甜!

👍真的!

👍我混个短篇更!

————————————————


  君青撑起身子,深深的看着地下的顾长安,苦笑一声,走出了房间。


  这件事要是小老板知道了会崩溃的吧?


  君青这样想着。


  结果出来就被南千竹打了一巴掌。


  “你为什么没保护好长安!”


  “你不是说你会保护好他的吗!”


  脸被冲击瞥向一侧,红肿发涨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往日在千竹眼里傻乐无虑的脸上头一次露出脆弱的表情。


  后悔,不甘,一触即碎,像是失去了这个世界的全部。


  君青咬紧下唇,无言。


  他也想保护好长安啊!君青在内心大喊。


  为什么当初自己就没有看透长安的心思!为什么当初自己让长安独自面对这一切!


  两行清泪又无声落下,仰起头,抬起胳膊,抓紧袖口捂上眼睛,直至南千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没了生息。


  脆弱,脆弱的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成为灵体的顾长安一次又一次的想像从前一样抚摸君青的脸颊,却一次又一次透过他的身体,想像从前一样拥抱他,却成为了一次奢望。


  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无法传达,一个无法看见。


  南千竹冲进离她最近的一扇门,将整个人隐于黑暗中。


  是不是陷阱房在她的心里已经不重要了,心里巨大的悲伤再也抑制不住,哭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不早点用读心的能力!如果自己问了,那么或许他就不会……


  拳头猛地打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一点一滴的泪水滴在地板上,自己的声音开始变的沙哑,眼圈早已变红,看起来,狼狈不堪。


  好不容易获得了亲情,现在他却离我而去了。


  南千竹向来如此,无论发生了什么意外,永远会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她明白,自己就是这样的人,这辈子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无人生还】真的这文特甜!

👉em先发个小段混更
👉真的是糖!
————————————
  空气中的毒气渐渐消散

  君青跪在玻璃板上,隔着玻璃触碰长安的脸颊。

  声音颤抖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听不见了。

  他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疯狂捶打着玻璃,直到双手无力,开始泛紫。

  大脑一片空白,双目逐渐空洞

  他敏锐的神经甚至没能感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那是长安。

—————是的我在转视角———————

  长安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在坠落的那段时间

  他看见了自己的一生

  那跌宕的一生,波澜起伏的一生

  但幸亏以幸福为结尾

  找到了姐姐,遇见了君青,协会的朋友

  死的那一刻还有人会为他哭泣,那就满足了。

  他迎接了自己的死亡。

  所以他没有想到自己会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那张刻着“无”的卡,显示出了另一行字

  “恭喜你,成为第一名淘汰的玩家,获得成为“魂体”的机会。”

  这就是成为灵魂的感受吗?

  轻飘飘的,感受不到任何知觉

  甚至连眼角的眼泪也没发觉。

  他看见了跪在他尸体上方的君青,伸出手想抹去他眼角的泪水,却透过了他的身体。

  现在连为他拂去眼泪也做不到了。

  索性蹲坐在君青旁边,听着他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的名字。